文/吉连成拉 它长在兽的嘴里 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是富与权的黄钻
也是魔与鬼的滋生地 如今,她只是一种欲与望 可有可无的 就像女人身上的环

医改是一门综合性和实践性很强、涉及多个系统和领域、事关亿万人民群众福祉的社会实践科学。哲学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是对自然知识、社会知识、思维知识的概括和总结,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如果对医改没有一个整体性、系统性的哲学思考和认识,就很难对其有一个全面、正确的认识和判断,也就很难有意识地找到一条正确清晰的改革路径和准确的发力点。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任务目标;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明确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卫生与健康发展道路,着力推进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新突破。2009年以来,中国新一轮医改取得了显着成效,人民群众获得感明显提高,但是一些突出问题仍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较好解决,需要各级党委政府、社会各界,尤其是广大医改工作者“弄潮儿涛头立”、“而今迈步从头越”。

没有理性与智慧的哲学思考,是难以探索并且找到破解当前医改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的有效解决办法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需要不断在实践和理论上进行探索、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发展着的实践。”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评判中国医改的重要思想价值标准。在此,我们运用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论、方法论的维度,透视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对医改进行哲学思考,为闯出一条医改的中国道路,提供一个哲学思考上的借鉴。

一、医改与哲学的辩证关系

60多年来,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从未停止过。既取得了显着成效,也存在一定的不足和问题。但如何站在哲学高度,审视医改的昨天、今天,指引我们走向更好的医改明天,这是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

医改与哲学的辩证关系。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具体科学是一般与个别的关系,二者之间存在着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辩证统一关系。

二者之间的区别表现在:具体科学的具体规律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因而其理论具有个别性和特殊性;马克思主义哲学以包括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在内的整个世界的一般规律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因而其理论具有一般性和普遍性。

二者之间的联系表现在: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以具体科学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既不可能产生,也不可能发展;另一方面,具体科学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具体科学的研究提供了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哲学社会科学是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是推动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当前,医改工作需要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的正确指导下,认真研究医改工作的客观规律,发现其内在的特殊性,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民健康观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医改理论,探索出解决医改世界难题的中国办法。

中国医改三个阶段划分。建国以来,我国卫生事业经历了三个重大改革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建国的前三十年,既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三十年;第二个阶段是建国后的第二个三十年,既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第三个阶段是从2009年至今。2009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拉开了我国新一轮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即第三个阶段医改的大幕。医改涉及各方利益的重新调整,新医改方案一经公布,就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一时间各种思想、观点、看法风涌而至,一直到今天都争论不休,众说纷纭。

第三个阶段,既不同于建国初期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家百废待兴,人民热情高涨,卫生事业从无到有,更多需要发挥政府“计划”手段作用的第一阶段;也不同于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刚刚从“文革”和单纯的“计划经济”中走出来,人民群众渴望过上经济发展的美好生活,一些人过多的相信了“市场”的作用。第三个阶段,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五大发展”理念的正确指引下,医改工作更加科学和理性,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和医改公益性的正确方向,明确提出了“以基层为重点,以改革创新为动力,预防为主,中西医并重,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人民共建共享”的新时期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卫生与健康发展道路。

相关文章